贩毒工程师我没有脸见家人

发布时间:2019-07-16 17:19:09 来源:磐石律师网

贩毒工程师:“我没有脸见家人”

曾经是一名工程师的毒犯许黎明,3月16日在贵州省兴义市被执行枪决。当回顾自己扭曲的人生轨迹时,他老泪纵横地说:“我没有脸见家人,我无法面对社会。毒品是十恶不赦的魔鬼,任何毒品犯罪分子都不要存在侥幸心理。”许黎明系福建省福州市的一名工程师。1991年因犯走私毒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。2003年12月18日,因犯运输毒品海洛因罪,被贵州省黔西南州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死刑。许黎明不服,以“愿意将金矿、铀矿线索贡献给国家”为由,向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。2004年2月19日,贵州高院驳回其上诉,维持原判。行刑前一天,被特许对许黎明进行了采访。:“为什么去贩毒?”许黎明:“说起这次贩毒,主要是我心存侥幸。2002年,我找到两个项目,在楚雄找到金矿,经过考察品位很高,还有就是铀矿,两个项目的开发前景相当好,但是我没有钱开发。于是我四处去借去筹,找来找去都没有结果。后来我认识了一个姓林的人,我知道他很有钱,就开口向他借钱,他说钱没问题,但是要帮他做一次生意

贩毒工程师我没有脸见家人

。我问是什么生意,他告诉我从昆明带毒品到广州,每公斤给我10000元。我一听吓了一跳,坚决不干。他告诉我,毒品是带出国的,决不害中国人。如果不干,借钱的事就没门。经过反复的思想斗争,为了我的项目,我想就做这一次,得了钱后好好搞项目开发。2003年8月22日,一个叫光翁波的人在昆明把毒品交给我,我携带海洛因乘昆明到盘县的客车到盘县,之后又乘盘县到贵阳的卧铺车,结果途中被抓获。”:“作为一个国家培养多年的大学生、工程师,你走上贩毒的犯罪道路,主要原因是什么?”短暂的沉默......许黎明:“我1966年毕业于山东工业大学内燃机系,毕业后分配到福建省动力厂设计科。工作几年后,我设计的‘小型万能传用辅机’经过部级鉴定,填补了国内空白,当时厂里大量生产

。大约是1982年,我又设计了无人值守自动报警的‘PK柴油机’,畅销东南亚。我写的设计方案,曾作为福建省的重点攻关项目开发生产。”“1986年,我从工厂调到侨办,在侨办下属的一个公司负责对外谈判、引资。第一桩业务是和日本人谈判,引进了3000万元的小车生产设备。后来又调到深圳的华丽公司,搞进出口贸易。不久,中央下文,企业必须与党政部门脱钩。于是,我就没有了着落,返回工厂我又不愿意,一时间什么都没有了。后来我还是选择留在深圳继续搞公司。由于是继续搞进出口贸易,经常和港商、台商以及一些高干子弟打交道,看着别人大把的捞钱、出国,我并不比别人差,而我苦苦挣扎什么都没有我的份,我想要挣钱,有了钱就有了一切。”“1989年,几个朋友约我到云南开公司。到了昆明后,他们告诉我,要赚钱就只有做毒品、军火生意,我坚决不干,最终和这些朋友分开了。1991年,因犯走私毒品罪被判刑10年。判刑后妻子和我离了婚,家人也离我而去。”:“走到今天这一步,你想对世人想说点什么?对你的家人说点什么?”许黎明:“任何人对毒品都不要存在侥幸心理,那是十恶不赦的魔鬼。希望所有的人不要走贩毒的犯罪道路,那是一条不归路。世上没有后悔药,自己犯了罪就要承担。我没有脸见亲人,无法面对社会。我的母亲已经是88岁高龄,我出生在一个革命家庭,而我给他们抹黑了,这是不可饶恕的,我罪该万死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 许黎明流下了悔恨的泪水……许黎明:“路太远了,他们不能来看我,他们也不会来,我只希望他们都幸福平安!”

法院频道

友情链接